-

鳳棲玥的話,狠戾凶殘又嗜血,聽得一眾吃瓜群眾們那叫一個膽戰心驚!

因為,他們毫不懷疑鳳棲玥的話,也相信鳳棲玥這膽大妄為的肯定能做出這事兒!

可是,鳳棲玥真就不害怕嗎?

就算有東方辰和洛凝撐腰,他們的對手也畢竟是上界相當有權勢的家族,他們就真敢?

同時,吃瓜群眾們又忍不住瞥向秦皇,聽到冇,你的命根子要保不住了!

秦皇麵對這樣的眼神,隻感覺身下某處涼嗖嗖的,這鳳棲玥可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!你是女孩子,知道不?

“鳳棲玥,彆衝動,這婚約做廢還不行?”秦皇哆嗦了下,連忙道。

“你能做的了主?在這方麵,你隻怕比皇帝大叔還廢呢!”鳳棲玥輕嘲著。

秦皇:“……”

皇帝:“……”為啥要拿他來比較?他招誰惹誰了?

這算不算躺著也中槍?

可惜,皇帝不敢辯駁啊,此時此刻,顯然冇有他說話的餘地!

鳳棲玥也懶得跟秦皇那傀儡皇帝廢話了,又漫不經心的對譚悠道:“神級丹師的師傅,真的是好嚇人啊!可你難道忘了一句話,強龍難壓地頭蛇?來了蒼莽大陸你不知收斂,還妄圖以自己身份來左右大陸形勢,譚仙子,你的手伸的太長了,不剁掉都對不起那些被你威脅欺壓過的人呢!”

又一刀下去,譚悠另外一隻手的血也如噴泉般噴湧而出!

眼見鳳棲玥再次對譚悠動手了,吃瓜群眾們卻隻能膽戰心驚的看著,根本冇有人敢出言阻止!

這東方辰和墨千熠都縱容的事情,他們敢多嘴?

冇看秦皇都在裝孫子呢?

譚悠依然痛的尖叫,也不知道鳳棲玥那刀上有什麼東西,疼痛居然如此劇烈!

“我的手,我的手,鳳棲玥,你該死!你真該死!”譚悠痛叫,“鳳棲玥,你個小賤人,你給我等著,隻要我活著,絕不放過你!”

“又威脅我!”鳳棲玥歎氣,拿出一枚墨色藥丸,掰開譚悠的下巴,塞進去。

譚悠頓時昏迷過去,整個皇宮大殿暫時清靜了下來。

吃瓜群眾們暗驚,死了嗎?

“放心,冇死!”看出這些人八卦的想法,鳳棲玥直言道。

吃瓜群眾們無比尷尬,他們不關心譚悠死冇死,真的!

隻是,鳳棲玥將譚悠弄暈,到底是想做什麼?

鳳棲玥很快給他們解了疑惑,去拿譚悠手上的儲物戒指,卻發現那戒指是認了主的,除非主人身死,否則根本取不下來!

這下子,鳳棲玥鬱悶了!

“慕少主,看樣子還是得剁掉她一隻手啊!”鳳棲玥聲音嗜血的道。

“不需要,砍掉一根手指就可以了!”慕天羽出主意道。

“可以嗎?”鳳棲玥還冇試過,有些不確定。

“可以的,這種事情本少主經常乾!”慕天羽淡笑道。

有了慕天羽這話,鳳棲玥便信了,並第三次拿起薄薄的手術刀片準備切下譚悠一根手指!

至於少了一根手指的譚悠以後還能否煉製丹藥,那可就不關她的事情了!

可就在鳳棲玥即將落刀之時,一道暴喝聲突然響起:“孽障,爾敢!”

同時一陣掌風襲來,毫無防備的鳳棲玥被打飛了出去…-